福安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倆90后搶廢品站致兩死兩傷庭審現場求死刑

发布时间:2019-10-12 17:19:05 编辑:笔名

  我请求法庭判我死刑,以减少被害人家属的伤痛 昨天,在市二中院的法庭上,说出这句话的是90后蒋宏亮,他涉嫌和大他一岁的张中儒一起,于深夜抢劫顺义区一家废品收购站,将老板娘及其未成年的儿子杀死,并致老板娘的女儿及儿子的同学受伤

  这两名被告人还被控多次盗窃电缆线,并多次到行凶的废品收购站销赃法庭上,被害人家属极其悲愤,强烈要求判处他们死刑

  ■案情概述

  女子逃出凶案现场求助

  2012年8月4日凌晨1时25分许,一名满脸是血的女青年跑进顺义区天竺地区薛大人庄村的一家酒店,向一名司机下跪磕头请求帮助

  女青年说,有人持凶器跑到她家的废品收购站行凶,刚说完便摔倒在地,后被急救车送到医院

  警方闻讯赶到案发地,在废品收购站院内发现一名中年女子和一名男孩倒在血泊中,二人身上均有多处刀伤,生命垂危,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调查中,警方很快锁定嫌疑人为1992年出生的蒋宏亮和1991年出生的张中儒,并立即上通缉案发当天,两名嫌疑人在出逃的火车上落,民警起获了他们随身携带的赃款、赃物

  ■庭审现场

  死者家属起身咒骂嫌犯

  求助的女青年是20岁的凌女士昨天,她和父亲一起坐在市二中院第二法庭附带民事原告席上1992年出生的蒋宏亮和1991年出生的张中儒被带上法庭,他们身高均只有1.6米左右,一胖一瘦

  凌女士的父亲哭红了双眼,指着被告人咒骂,试图起身被法警拦住凌女士和旁听席上的其他家属也失声痛哭,法官劝慰一番才开始开庭

  起诉书显示,蒋宏亮和张中儒分别来自重庆市和四川省江油市的农村,均为初中文化程度检方指控,蒋宏亮、张中儒预谋抢劫,在多次踩点后于2012年8月4日凌晨1时许,携带事先准备的尖刀、铁锤等凶器前往顺义区天竺地区薛大人庄村韩女士经营的废品收购站实施抢劫其间,薛宏亮持刀扎刺 9岁的韩女士及韩女士14岁的儿子小凌数刀,张中儒持铁锤击打小凌及其17岁的女同学杨某、20岁的凌女士头面部数下,致韩女士和小凌死亡,杨某重伤,凌女士轻伤(偏重)之后,两人抢得现金1.9万余元及价值2.9万余元的金银饰品等物

  ■嫌犯背景

  曾到被害人处销赃电缆

  蒋宏亮和张中儒均承认指控属实

  据悉,两人相识于七八年前因为早早辍学,父母都忙于打工,他们又没有工作,有段时间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偷电缆线两人经常骑着摩托车到顺义区机场南线高速公路旁、朝阳区机场生活区小天竺路路口东北侧绿地、通州区宋庄镇葛渠村等地,将正在使用中的变压器、电缆线等电力设备盗走

  蒋宏亮说,他们一共偷了 0次左右,都卖给天竺地区的废品收购站,其中多数都卖给了他们后来去抢劫的韩女士经营的那家废品收购站张中儒还因此被警方行政拘留过10日

  检方指控,他们于2009年9月至2010年8月间,多次盗窃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并变卖,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共计27万余元

  ■作案动机

  回家前预谋抢劫弄点钱

  对于为何要去抢劫,蒋宏亮和张中儒说法不一蒋宏亮说,有段时间,他和父亲离开北京去了太原2012年7月,他和父亲发生争执后,带着2万元钱来到北京找张中儒,约20天,两人就花了8000多元

  张中儒看我带的钱快花一半了,怕钱不够,就提议抢劫 蒋宏亮说,张中儒告诉他,以前去韩女士那里卖废品时,看他们家有不少现金,就提议抢他们家

  张中儒说,抢劫是蒋宏亮提议的,因为蒋宏亮的家人打让他回家,但蒋带的钱花差不多了, 他说和他爸吵架了,要弄点钱回家让他爸看看并问我有没有家里人少又有钱的合适地方 张中儒说,他当时提到,韩女士的废品收购站符合蒋宏亮的要求

  案发前20多天,他们开始踩点,发现韩女士家有三口人,韩女士夫妻和女儿他们买了绳子、锤子、胶带、两把刀等作案工具张中儒说,蒋宏亮曾在上联系想买把枪,但是没买到买完刀后,蒋宏亮还用磨刀石磨了磨

  ■凶案现场

  怕惊动周围邻居下死手

  案发前一天晚上10点多,他们来到韩女士家门外,因家里有人活动就一直等凌晨1点,他们敲韩女士家的院门,说要卖废品

  韩女士一个人出来后,蒋宏亮上前捂住她的嘴,张中儒闯进屋

  蒋宏亮说,他随后听见屋里有人喊叫过一会儿,从屋里爬出一个男孩,这时,韩女士咬了他的手,之后挣脱向外跑并喊叫

  我怕她把其他邻居叫醒,就掏出刀扎了她腰部两刀 蒋宏亮说,老板娘倒地后还喊,他就又扎了她胸部4刀当他走到那男孩身边时,发现对方虽然浑身是血,但还在喊,他于是扎了对方背部三四刀

  这期间,张中儒出去追老板娘的女儿蒋宏亮扎完两个人后看见房顶还有一个女孩,在喊 救命 ,那是老板娘儿子的同学蒋宏亮于是给张中儒打张中儒回来后,爬上房顶发现没有人,随后进屋他们从衣柜、抽屉里翻出了现金、首饰等物品,蒋宏亮还从韩女士手腕上摘下两个银镯子和一条金手链

  作案后,两人到北京西站登上开往兰州的火车,当火车开到山西绥化时,他们被警方抓获

  ■最后陈述

  第一被告人当庭求死刑

  昨天,公诉人认为,蒋宏亮和张中儒的行为均构成抢劫罪和盗窃罪他们持械入户劫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并致两人死亡、一人重伤、一人轻伤,犯罪情节、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他们在抢劫时均是主犯,均应从重处罚

  蒋宏亮和张中儒没有为自己做辩护

  在最后陈述时,蒋宏亮对被害人及其家属表达了歉意,他看着他们说: 对不起,我年少无知,给被害人家属造成了极大伤害,我十分后悔我请求法庭判处我死刑,以减少被害人家属的伤痛 蒋宏亮还希望他的家属能够赔偿被害人,给他们以精神上的抚慰

  张中儒也表达了悔意,希望法庭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

  凌女士和家人向蒋宏亮和张中儒索赔159万余元,另一名受重伤的杨某单独索赔42万余元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追访(被害人方)

  女青年装死躲劫难

  凌女士一家从河南来北京十多年,以前父母给人打工,出事前一两年才经营废品收购站她的弟弟被害前读初中, 全班前三名,还有奖学金,就快考高中了

  凌女士说,案发当天,父亲去参加别人家小孩的生日宴没在家家里有三间屋子,她和母亲住第一间,弟弟和其同学住第二间

  当晚,凌女士睡得很死,母亲起来开门时,她并不知道,她是在挨砸后被惊醒的 我坐起来用手挡,当时我还以为是我弟弟打的,我想不到是别人打我

  凌女士说,将对方推倒后跑了出去在门口,她看见母亲被蒋宏亮捂住嘴站着,蒋宏亮对她说, 你敢跑我就杀了你

  我妈听到他的话,挣脱开,让我快点跑 凌女士说, 快点跑 是母亲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凌女士跑出去后,张中儒一直追,约 00米后,张中儒将她抓住, 我们俩一起绊倒,他骑在我身上掐我脖子、捂我嘴 争抢中,张中儒手中的锤子被甩了出去之后,张中儒又掐她脖子,她就开始装死张中儒看她不动了,就抱起她向家的方向走 我眼睛一直眯着看,他走一段就把我扔到草地了,随后又捡起锤子砸了我左侧额头,特别狠

  尽管已经流血,但凌女士咬着嘴唇忍了下来张中儒走远后,凌女士起身跑着去求助

  凌女士说,出事后,他们还呆在北京,但废品收购站已经不再经营,他的父亲因伤心过度已经没有精力工作, 一家人特别痛苦,都是靠亲戚的资助生活 现在,她的左侧额头还有伤疤, 电视看久了左眼就会很疼

  ■追访(被告人方)

  关爱不足父亲内疚

  昨天,张中儒的父亲到庭旁听,他委托张中儒的法律援助律师向法庭表示,他们有强烈的愿望要尽最大努力进行赔偿

  张父告诉,他和妻子来自四川农村,早年来到北京,在顺义区的酒店做维修工作,张中儒是家里唯一的孩子 平时我们没什么时间关心他,他老不在家,在外做什么从来不和家里说

  张父说,他们曾让孩子在酒店做过服务员, 他不喜欢工作,一两个月就不干了,受不了那个约束 他们平时也给孩子钱, 隔段时间就给100元,但他不够花

  在父亲眼里,张中儒是个 胆子很小也挺善良 的孩子,他认为,孩子走到今天应该是交友不慎,被蒋宏亮影响了

  出事后,他们后悔以前没多关心孩子, 给人家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们也挺内疚 张父说,他们经济能力有限,只有几千元的积蓄,正想办法多凑钱, 赔偿算不上,最多就是一点补偿

  张父说,蒋宏亮也有家属到庭旁听,但没等开完庭就走了

  京华时报裴晓兰实习生冯倩

必备的旅游出行物品
脑梗塞用药可以吃通心络吗
佝偻病患儿O型腿主要见于维生素D缺乏
快速心律失常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