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安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诸神之国 第124章 证明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5:10 编辑:笔名

诸神之国 第124章 证明

“苏文这个邻村的小姑娘……很久以前,就已经死了啊。”

“你说你和她一起去小庙探险。和你在一起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你是我们的儿子,我们当然愿意相信你……但是,我们真的,真的没办法相信你……”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真相,面对这一声声质疑,吕烈感觉仿佛一盆冷水从头扑到脚。死了?苏苏文……是一个死人?很久以前?

那么,那个自己在桥上碰到的,带着自己进入古庙的,和自己一起去村东口铁匠铺买烧鸡的,被吓的浑身发抖小脸煞白的,又究竟是谁

他反复回忆起和苏文在一起的每一点细节,她的一颦一笑。可是,吕烈越是想努力回忆,却越悲哀地发现,最终苏文的形象在他心目中越来越模糊。到最后就连吕烈自己都开始怀疑,这个人究竟有没有存在过了。

想到最后,他捂住了自己的头,痛苦地半蹲在地上。

吕烈生平前所未有如此之失态,无论是之前在大江南北流浪是在死人堆中翻吃的,还是在巨树之上面对千万僵尸。只是,这一次他遇到的事件,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和不符逻辑。其中一丝一环层层相扣,每一环都不应该存在于人界,却又以起诡异、却又独到的方式,确确实实发生了。

若他是一个蠢人,反而不会这般痛苦无助了。

偏生他是一个生的七窍玲珑心的聪明人。他越想,越是不得其解,越是深陷其中,便越是心痛头痛。越是如此,他反而越想要解出答案,给一切一个合理的解释。

“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父亲摇了摇头,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示意道。

“对了,苏文她生前……有没有长相相同的孪生姐妹?”吕烈眼睛一亮,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站了起来拼命为自己解释道,“肯定是的。他们苏家村不是都姓苏么,那我一定是碰到了她的妹妹,假借了她的名字。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人……”

“阿烈。”妇人无奈,却又果断地打断了他,“醒一醒吧!苏家村总共就这么点人,和她这时候还活着差不多年龄大的女孩又有多少?又有谁,会在半夜三更,假扮成一个死人来骗你?这么做,对那人又能有什么好处?”

父亲在一边找了一张床单,轻轻披在了吕烈背上:“你累了。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

“不对。”吕烈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睛又是一亮,“那在庙后面找到的那具白骨又是什么?没法解释,父亲,母亲,你们陪我去看一次吧。如果看见那具被我亲手挖出的白骨时,应该就能证明我至少有一半没有说谎了吧。”

母亲和父亲又无奈地对视了一眼。母亲刚想说什么,挪动了一下嘴唇,还是无奈道:“好……好吧,我们就陪你去看一次。”

吕烈被心中的好奇折磨得发狂,几乎一刻都忍不了了,三人立刻出发。

这一切离奇的事情发生的委实太快,太不可思议。在去小庙的路上,吕烈总算是强迫自己稍微冷静了下来。他第三次整合了整起事件的来龙去脉,越想,越是觉得其中蹊跷猫腻甚多。纷乱嘈杂,却又无从下手。而这一次自己所遇到的障碍,却和以往在巨树世界中碰到的所有危机都截然不同,而这一次,他身边既没有一个同伴,也没有式神的超能力。尚且,就连这件事情将会以怎样的方式发展下去都不得而知。

现在当务之际,去带着父母去确定那具自己“七年前埋下去的尸骨”。唯一的破绽和线索,只集中在那具无名白骨之上了。

在去小庙的路上,曾在铁匠铺相遇的黎远的话语,又仿佛在自己耳边回荡,“君不闻,庄子梦蝶,不知是庄变成了蝶,还是蝶变成了庄……”

“其实你又何尝能确认,现在你所处的这个世界,不是一个新的梦境呢……”

“说不定,此刻的你仍然处在你所述的那个巨树世界内,而睡着的你,梦见了‘你从七年之后’醒来这个世界。”

吕烈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一个梦?而自己所原以为是柯南一梦的巨树世界,反而是真正的现实?

是啊,如果这一切都是一场梦的话,那再过匪夷所思、不可解释的事情,都能解释通了。无论是苏文死而复生,后庙挖出白骨森森,活人消失梦中,还是出现的黎远、父母、食人枭等人,都可以解释为自己一厢情愿的幻觉。

幻觉……啊……

可是啊,这世上,真的有这般真实的幻觉,这般明白的梦境么。

吕烈看着自己手腕上已经结了疤的伤疤,那是在铁匠铺,自己和黎远搭话之后苏文一怒之下在自己手上划破的。那时候的痛感,苏文的怒意……那一切,真的全部都是幻觉么。可是,走在自己之前的这对中年男女,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看着自己时眼神中的慈祥、担忧的感情,也全部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么……

若是如此,这场幻梦未免也太过真实了一点。真实到他已经快要分不清现实和幻觉的边界了。

就在吕烈昏沉沉,胡思乱想的时候,三人已经来到了那一座诡庙的面前。此刻已经是大清晨了,农村人起来的总是比较早。荒僻的山林之间,零星也有路人路过,远远和吕烈一家打个招呼。人烟所至之处,将阴冷的山林衬托得也有几分生机勃勃,那诡庙此刻看上去也没有昨晚那般阴森诡异了。

“孩子。你昨晚和那‘苏文’来的,就是这里么?”

吕烈肯定地点了点头,他此刻最担心的,就是那散落在庙后的一摊白骨,在自己回家的这段时间又像是苏文和刘老四这般,莫名其妙消失了。他来不及和父母打招呼,三步两步冲到小庙后墙,不幸中的万幸是,这摊白骨仍然冷冰冰地留在原地,骷颅头上两个黑色窟窿无神地看着吕烈,好似在嘲笑着什么一般。

这下,总能证明他昨晚看到的,一半不是幻觉了吧。

双鸭山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北海治疗白斑的医院
济南治疗白斑病费用
双鸭山好的癫痫病医院
北海治疗白癫风医院